《山河日月(八阿哥重生)》 上

内容简介:
“柔奸成性,妄蓄大志。辛者库贱妇所生,自幼心高阴险。”这是父亲对他的评论。
“外饰淳良,内藏奸狡。怀挟私心,遇事播弄。”这是兄长对他的评论。
先为皇子,后为亲王,出身尊贵,一生跌宕,他却宁愿出生在一个寻常百姓家。
终其一生,自己都只不过是一个错误,不容于皇父,不容于皇兄,甚至连累家中妻儿,因自己而受罪。
若一切重来,他还会重蹈覆辙吗?
曹乐友先问了事情经过,又招来男女双方当面对质,实情与刘公子所供并没有多大出入。

苗女愿嫁,且只肯做嫡妻。

刘公子不愿娶,即便娶,也只是是侧室偏房。

既然无法大事化小,曹乐友却也不愿偏袒刘知府,引来苗人不满,便将刘公子判了杖责流放之刑。

刘知府自然不肯罢休,但一旁的胤禩默许了曹乐友的处置,他也只能吞下这口气。

是夜,胤禩一行并没有在衙门久留,依旧歇息在先前的客栈里。

“这是什么?”

胤禩刚沐浴出来,抬了抬下巴,示意放在桌上的请柬。

“是刘知府派人送来的请柬,请爷去碎玉楼赴宴。”陆九手里头早已备了毛巾,忙上去帮他擦头发。

“碎玉楼?”

“曲靖本地最大的青楼楚馆,刘知府为了替儿子求情,可是下了重本了,那里此刻必有最貌美的女子在恭候大驾。”沈辙笑眯眯道,他与胤禩随意惯了,私底下也不避话题。

胤禩哼笑一声,正想说什么,却听得门外侍卫道:“八爷,曹乐友求见。”

沈辙作势虚咳一声:“八爷既是有故人来访,我便不打扰了。”

胤禩也不理他,只道:“请他进来。”

曹乐友着了便服,只身前来,心中本已忐忑不安,入屋见了人,更是微微一怔。

那人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的单衣,头发还没完全擦干,湿漉漉的披在肩上,整张脸被蒸气熏得微微泛红,与白日里判若两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无能望天

Author:无能望天
荼靡花开,花事荼靡,一株佛家经典里孤独寂寞的彼岸花,荼靡的寂寞,是所有花中最持久,最深厚,也是最独特的。茶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鲜花,茶蘼花开过之后,人间再无芬芳。耽美之情,如茶靡寂寞、持久、深厚、独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