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程》系列6.双程番外之《贪欢一晌》by 蓝淋



主角:陆风,程亦辰
双程番外之贪欢一晌

  (一)

  寒假弟弟和秦朗来S城,我自然是高高兴兴,而陆风呢,只有五十多平方的小公寓又挤进两个身形丝毫不矮小的不速之客,而且还是一直让他耿耿于怀的两个男人,脸色更是阴转多云。

  第一天晚上安排住房就出了点小问题。亦晨大概是路上和秦朗吵架了,哼哼唧唧地无论如何要和我一起睡,陆风僵峙了半天才一脸非友善的表情进了另一间卧室。其实他也没什么好不甘愿的,反正天天晚上抱著我睡觉也是顶多吃点小豆腐,满汉全席照样看得到吃不到,还不如干脆不见心不乱。

  秦朗就委屈了点,窝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修长的身体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卷著床被子。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错,亦晨这么不留情面,好歹也是自己BF,换成我,陆风无论做了多过分的事我都没赶过他去睡客厅。

  大清早我是被一声惊叫和一声暴喝吵醒的,迷迷糊糊看到陆风站在床前。这家伙又擅自闯进来了,真该没收他的钥匙…………

  还没想完就被整个人拖起来,确切说先是亦晨被从我身上扯走,然后我跟著被一双手拽起来。

  不用这样吧,我们兄弟俩冬天睡觉从来都是这样抱在一起的,亦晨压著我也很正常,因为他睡品一直都不是很好。我们虽然穿得不多又衣裳不整地搂成一团,一个压在另一个身上,也不代表我们就一定做了什么不轨之事啊,

  偏偏和那个木石脑袋就是说不通。

  为了消除那两个家伙的旅途劳顿,一行人决定去泡温泉。S城的温泉自然不能和日本相比,但也不是没有好的室内温泉,我们目前泡著的就是。

  完全是罗马风格的设计,让人一不留神还真的仿若置身于那个精致的国度。

  我脱衣服的时候手脚慢了点,他们全进水里了就我还在和裤子奋斗,结果面红耳赤地在三人的注视下光溜溜跳进池子,尴尬不已。

  陆风包下全场,水里就我们四个关系错综复杂的男人赤条条站著,气氛暧昧,大家都不吭声地浸在水中,头顶著块毛巾,默默熏著热气,好象在煮四只汤圆。

  还是亦晨先打破沉默,移到我身边来,我很怀疑是不是站他附近的秦朗又做出了什么不轨的行为。

  “老哥你怎么这么瘦。”

  不要摸我的腰,好痒。

  我笑著缩了缩,然后捏捏他单薄的肩膀:“还敢说我?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厢勾肩搭背,四道锐利的光箭立马刷刷刷刷射过来。

  嫉妒我们兄弟爱,你们俩也大可以搂搂抱抱啊。

  “过来。”陆风阴沉沉的一声,虽然没指明主语,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磨磨蹭蹭挪过去。温泉里这么和平安详的气氛,你干嘛一脸火药味。

  刚靠在他旁边,他一个转身站到我面前,宽阔的背挡住其他两个人的视线。

  “喂……”我瞪圆眼睛,全身的毛都警惕地竖起来。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我们已经靠得很近了,你不要再逼过来……

  虽然跟他裸裎相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彼此也都非常“深入”地互相了解过,但这样毫无遮挡地面对面紧贴著站在水里,感觉还是很不自然,何况现场还有两个观众。

  “你不要乱来!”我使劲用眼神警告他。

  其实他乱来了我也不能怎么样,所以那家伙猛地把腿挤进我两腿之间,我只能倒吸一口凉气,丝毫不敢声张。

  你,你……虽然水不那么清澈,水底下做些什么人家是看不见,但是只要略有动静水纹就会大幅度扩散开,白痴都看能看得出来,你还,还……

  那家伙微笑著,嘴角的弧度真邪恶,修长有力的大腿在我腿间缓慢地摩擦。

  呜…………忍耐,要忍耐,千万不能有反应……

  ……妈的,我一个健康健全的男人,被这么挑逗怎么可能没反应!

  呜…………整个鼻腔充斥的都是他身上夹杂著淡淡汗味和残余香水味的男性气息,为什么他连味道都可以这么SEXY……眼睛看到的是大理石雕般漂亮凸显的匀称胸肌,听到的是……呜,你没事在我耳边吹什么气……

  呜…………我,我忍不住了……

  “我泡好了。”我战战兢兢,“我想先上去。”

  陆风嘴角拉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好啊,你如果想这样上去,没问题。”

  可恶……不知道抽条浴巾遮一遮还能不能看得出来。

  陆风双手一伸,撑在我身后的池沿上,居高临下微笑地看著我。

  呜……被这种眼神一盯就兴奋,我怎么这么没节操。

  不行,这是让人泡澡的地方,要是什么什么了那就太龌龊了。

  正兀自忍耐著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耳垂上蓦地一热,温热的东西含上来,然后用力一咬。

  呜……一泻……千里……

  一想到这水里混合了那种东西,有洁癖如我,顾不得腿脚发软就挣扎著从池子里爬出来。

  “我……泡好了,先去换衣服……”

  看到同样剑拔弩张的陆风被放了鸽子,留在池子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里才觉得解恨了一点。

  当然我的小小胜利也只到此为止。

  晚上在家,想趁陆风洗澡进他卧室找套没拆过的睡衣给秦朗,不幸发现那个本来应该在浴室的家伙正靠在门上,笑得像只逮住老鼠的猫。

  (二)

  当然我的小小胜利也只到此为止。

  晚上在家,想趁陆风洗澡进他卧室找套没拆过的睡衣给秦朗,不幸发现那个本来应该在浴室的家伙正靠在门上,笑得像只逮住老鼠的猫。

  “你怎么……”

  他没回答我,也没给我再说话的机会。

  又被吻得迷迷糊糊,我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三下两下就被抱到床上去。

  “今天在温泉……你也很不尽兴吧?”

  可恶,你还敢提。

  嘴唇移到脖颈上一路吮吸噬咬著往下,又刺又痛又痒,我想缩起身体又被牢牢压制住,只能在他身下一阵乱扭。

  “竟敢放我鸽子……”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赤裸裸的了,他用膝盖压住我乱蹬的腿,埋头在我胸前舔舐,双手刚要推开他的头,就被抓住固定在头侧。反正我现在是一副他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姿态,没有抵抗能力地由著他一寸一寸地搜索品尝过去。

  “唔……”湿热的吻一串串顺著胸口,腹部往下蔓延,裤子也被褪了下去。在他的注视和亲吻下我难堪地挣扎著曲起腿,却被他一把握住膝盖,向两边分开。

  “哇……不要看……”真丢脸……虽然他早看过不止一次……还是很丢脸……腿怎么也并不起来,我自暴自弃地用胳膊挡住了眼睛。

  陆风轻笑一声:“你害羞什么呀,这么可爱的地方。”

  拜托你,不要那样捏来摸去,它又不是玩具的说。

  我很不争气地在他口手并用之下全身火热起来,扭动躲避的姿势在他说来变得像邀请,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丢人。

  被一口含进去,我差点整个人跳起来,脊背一阵紧缩又跌回床上。“不要了……”不要舔,唔……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嘴上工夫,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啊……“不……”他力度加大,吞吐了两下,我连声音都模糊起来,原本遮著脸的手不自觉伸过去抱住他埋在我腿间的头。

  本能地微微动著腰,全身都泛起一层薄汗,我只有喘气呻吟的份,手指纠结在他柔软的浅色长发里摸索:“不行了……你……”

  本来想及时弄出来的,被他要命地一吸,完全控制不住,大大一抖,然后就腰肢酸软地瘫在床上,手还牢牢抱住他的脖子。

  他却拉开我的胳膊,直起身来。我正在疑惑,接著就看见他抽出皮带,解开裤子……

  哇!!!难道你想……

  这下刚才的飘飘欲仙都忘得干干净净,我发软的手脚极其敏捷地开始行动,在他压过来之前就手脚并用爬到大床的另一边去。

  “说好了不那么做的……你不要出尔反尔……”

  我也承认我这样是有点卑鄙啦,自己已经解决完了舒舒服服的,就想把他扔到一边去DIY。

  “只要不进去就行了,是不是?”陆风看我缩成一团的样子,有点无奈,伸手把我拖过去。

  “转过身去,趴好,腰抬高点。”

  还说不进来……这种姿势分明就是……

  “快点。”

  我委屈地照做了,忐忑不安等著他的下一步动作。

  “腿并紧。”

  温暖结实的胸膛压上来,一手扣住我的腰,一手探到胸前抚摩。

  接著两腿间有火热的坚硬挤了进来。

  我一哆嗦,本能把腿夹得更紧。

  “对,就这样……”他满意地低声道,然后开始抽动。

  腿间炽热的硬物摩擦时粗糙的触感让我战栗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好奇怪……

  “唔…………恩……”明明没有对我做什么具体的刺激,还是控制不住地呻吟出声。

  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紧张地绷直脊背,收紧了腿,清楚感觉到他的汗滴落在背上,还有落在肩上脊椎上的粗暴的吻。

  他不过是在我腿间摩擦而已……仅仅如此就让我按捺不住地亢奋起来,急促喘息著揪紧床单。

  脸被扭转过去用力吻住纠缠厮磨,喷射的一刹那我被从背后紧紧搂住,也幸好是这样,不然我肯定又要软绵绵趴倒。

  “你真棒……”他贴著我嘴唇或轻或重地吮吸磨蹭,手在胸前两点揉捏。我血都往脸上冲。棒你个头啊……我,我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乖,我还是想进去。”

  什,什么……

  舌头及时伸进嘴里,我又失去出声抗议的机会。

  手探到前方罩住我半抬头的欲望:“你看,你也很想要的嘛。”

  恩…………我不否认啦……被这样摸著也是真的很舒服……再用力一点点,恩……

  一感觉到手指插进来,条件反射地缩紧了要抗拒:“呜……”

  “没事的。”大骗子难得温柔起来真是迷死一票人,“我会轻一点,保证你不会再受伤,也不会再得痔疮,放心好了,乖……”

  “呜……”还是犹豫不决,你再怎么温柔……尺寸也不会变的……你可不可以变小一点再来……

  “小辰最乖了,”一点一点啃我耳垂,“我会让你很舒服……乖……这么久不做我很辛苦的,让我做好不好?乖,点一下头啦……”

  哇哇,陆风居然会这么低声下气,我,我…………

  怎么可能抵挡得了他这样的糖衣炮弹啊。

  我涨红著脸点了点头。

  一记深吻,然后那精神抖擞的东西沿著大腿根部往上移。我闭紧眼睛,紧张备战状态。

  …………

  “!当!!”

  “哇………………”我尖叫了一半就被陆风抓起被单遮了个严实,“你,你们……”

  门外两个跌倒在地的家伙满脸通红,陆风则是面色铁青,冷飕飕地:“你们在那里干什么?”

  这个混蛋,居然,居然没锁门!

  都不知道他们在外面看了多久了……我,我……

  我惨叫一声拿被子蒙住头。

  “对,对不起啊。”两个结结巴巴地,一溜烟跑开了,还不忘关上门。

  沉默了一会儿。

  “小辰。”

  “走开!!”

  “他们都走了,可以继续……”

  “继续你个头,走开,我不要见到你……”谁受得了自己丑态百出的样子被别人尽收眼底啊,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纯洁的弟弟……

  当晚客厅沙发的主人就成了陆风。

  (三)

  白天继续按计划拖著两个油瓶,不,是客人逛S城。说实话我俩都没什么当导游的天赋,对S城本来也不太多的所谓名胜古迹也缺乏兴趣和知识,能做的不过是开车载著四个人绕S城的繁华地段转两圈,快天黑的时候亦晨终于发现好玩的东西了,就是淘碟。

  S城和X城一样都有不少买走私打口日本CD的地方,不过S城的种类更要齐全一些,边边角角非主流的乐队歌手都能买得到,我和弟弟猫著腰埋头于一堆良莠不齐的CD当中寻宝淘金,讨价还价,为一张大碟30块还是两张单曲25块争得不亦乐乎,后面两个衣著体面的男人则略显尴尬,百无聊赖地站著发呆,吹风,面面相觑。

  终于抱著堆CD心满意足往回走,弟弟还陶醉于刚才我力挫群雄的杀价奇迹当中。

  “老哥,你太强了,简直是拿著斧子砍价钱的嘛,杀到三分之一……”

  秦朗咳嗽了一声,他比较介意的大概是刚才城管(城市管理)来抓这些无证摆摊的小贩时,大家作鸟兽散,他和陆风那样玉树临风气质高雅临危不乱的翩翩佳公子被我们兄弟俩拉得满街乱跑,狼狈不堪。

  “晚上我们去哪里吃饭?”

  弟弟忽然眼前一亮:“我要吃小吃!城隍庙小吃是不是很有名?”

  于是一行人衣冠楚楚地蜷在小板凳上吃汤包。

  陆风的身材压缩在这么张小凳子上,看起来还真是岌岌可危。幸好他虽然姿势有点难受,并没有摆出不耐烦的神色,专心致志有点笨拙地掰开一次性筷子夹汤包给我。

  “哇……”兴致勃勃往嘴里送包子的弟弟一声惨叫,“痛……痛……”

  这家伙不知道吃汤包要先吸出里面的鲜汤再动口咬,喷了一嘴热汁。

  “怎么了,舌头是不是很痛?”秦朗异常体贴地凑过去,“我看看。”

  我怎么觉得那一瞬间看到他身后摇著条大灰狼的尾巴。

  “啊,我教你一个办法可以不痛的……”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秦大少爷往前一扑就……就KISS了我弟弟。

  喂喂,你们俩……有点常识好不好,虽然天黑了看不清,旁边也没人,这种事……不能忍到回家再做吗?

  那边战况如何我不好意思再看,视而不见地继续低头苦吃。

  一抬头却发现陆风认真看著我。

  “干嘛?”

  “你也烫到了吧。”

  “……没有啊。”我莫名其妙。

  “烫到了。”他固执地。

  “……没……”

  “我说有就是有。”那家伙说著忍不住为他的阴谋笑出来,一把扯过我,然后……

  嘴唇贴在一起,舌尖探进来轻吻一下又很快地缩回去,分开。只是两三秒钟的短暂接吻,我却心跳得打鼓一样,捏筷子的手抖个不停。

  真可恶,什么不好学,学人家这个……秦朗这家伙真是个祸害。

  我满脸通红愤愤地戳著剩下的无辜包子,而旁边的男人则带著笑容吃完最后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我直觉今晚和陆风共处一室是很危险的,站在客厅里犹豫著要不要跟秦朗商量我们换一下房间,委屈他去跟他所崇拜的“陆大哥”同床共枕一个晚上(去接机的时候他在机场肉麻地一声“陆大哥”叫得陆风几个小时以后身上还是硬邦邦地发僵),刚来得张开嘴,就被人拎起来直接拖进卧室,砰地锁上门。

  (这回你总算记得该锁门啊……)

  “你,你想干什么。”我边吞口水边往大床的角落里缩。

  “你说呢?”哇,笑得好奸恶。

  这一幕怎么这么烂俗啊。

  “昨天开的支票,我今天来兑现啊。”

  “过,过期作废了。”

  “开什么玩笑。”他脸色一变,无比阴森可怕,“你耍我?”

  我畏惧于恶势力,很快就以大字形被钉住动弹不得。这么个强势健壮的男人硬挤进两腿之间真叫人危机感顿生。“他,他们在隔壁会听见的。”我企图提醒他墙壁低劣的隔音效果。

  “哦。”他笑了笑,露出白而整齐的牙齿,“那你就要小心别叫得太大声了。”

  不,不是这样的啦……呜……

  衣服被全扒下来的间隙也没找到逃跑的机会,这下可好了 ,全身而退的几率更少了三成。

  “你不要……舔了……”我有气无力,分明是故意的,用舌头在我各个敏感区肆意挑逗,害我发出奇怪的声音,还越来越大声……隔壁一定会听到的……

  “在外面不能搭肩牵手,在众人面前要装做朋友,亦晨在的时候不要毛手毛脚,做一次就要休息一天,不能在家以外的地方做,做的时候一定得用套子,不能用药,不能舔……我的限制还真多啊。”

  “你又有哪几次是遵守的!!”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该死的还用那么优雅的姿势慢慢解皮带,你到底是挑逗还是恐吓啊。

  …………裤子解开了,望著他两腿之间,我惊恐得连叫骂的力气都没了。

  有没弄错?昨天,昨天我是没看到,因为一直背对著。那,那跟以前比起来……

  这把年纪了难道还会长身体吗?

  他就趁我发呆的时候把我差不多从头到脚都亲……确切说是舔了一遍,呜……而我居然还很有感觉地又忍不住声音。

  最可恨的是,握住我的要害以后,边做著正常男人都无法抵抗的逗弄,边在我耳边小声道:“千万不要叫得太大声哦。”

  我,我真想踢他,如果不是腿正发软的话。

  最后一刻嘴唇幸好被他堵住,才没叫出来。舌尖又乘机舔过牙龈,再牢牢卷住我的舌头。

  边唇舌交缠,一手揉捏著我胸前的敏感,一手就探到后方,修长的手指挤进去。我身体猛地一弹,声音全被堵住了,只能呜咽著忍耐后面被手指慢慢撑开时候的想逃又逃不掉的紧张。

  嘴唇终于湿润地离开了,手指也仁慈地抽了出来:“你等一下。”

  那是……润滑剂……

  呜……我是彻底没希望了……

  大腿被抱住抬起,大大分开,然后……被一举贯穿了。

  真要命啊,那么可怕的SIZE……

  我手指狂乱地抓著床单想缓冲一下那种巨大的冲力,没什么用,猛烈的抽动之下声音根本止不住,我努力咬著牙,牙缝里还是漏出抑制不住的呻吟。

  “呜…………”让隔壁听到那就糟了……

  我忍耐得那么辛苦,他倒好象更兴奋,坚硬持续著往深处挺进,大幅度地激烈律动。

  “啊───”拜托谁借块胶布把我嘴巴粘上啊!

  我艰难地喘著气,勉强著把声音咽回去。动作越来越快,我摇晃著忍得几乎要泪流满面,只好咬住自己的手背,一点点地吐气,呻吟,再吸气……

  好难受……

  “你很能忍嘛。”比起我的混乱,那混蛋只不过是喘息重一点而已,连声音都没变,“那就试看看……”

  加大动作的幅度,完全抽出,再故意缓慢地深入地进攻,我已经不争气地开始有反应了,他还是以那种挑逗的速度抽动著。

  这男人,做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副很冷酷冷静的脸,动作再激烈脸都不会扭曲,顶多煽情地微微喘息两声,听得人连心脏都要爆裂。

  突然被就著融合的姿势抱起来,重重落在他腰上。

  一下子顶到极处,我像被引爆了一样尖叫出来。

  这下就怎么也忍不住了,一边被他托著上下波动,一边控制不住地喘息惨叫,几乎要哭出来。

  这时候……也完全顾不得隔壁了……

  第二天我努力地让自己走路的姿势不要太难看,还要强作自然顶著熊猫眼在厨房里熬皮蛋瘦肉粥,那个罪魁祸首正神清气爽地坐在客厅里看报纸。该死的,明明他比我花力气,凭什么会完全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我却要像个螃蟹一样地走路。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嘛。”等早餐吃的秦朗跟他打招呼。

  “是啊。昨晚睡得很好。”某人意味深长地。

  可恶。我一愤怒多洒了一把盐。

  他当然心情好了,几乎把这段时间亏欠的全补回来……我还能活著简直是奇迹。

  我这种身体状况还得强撑著继续陪他们出去观光游览,总不能说我被人OOXX得直不起腰来吧。

  更觉得陆风可恶。

  四个人一起出现,回头率还是相当高的,陆风和秦朗的长相风度本来就没得挑,弟弟比他们差一些,起码也灵动可爱,我虽然面色发青,基本上也算个美型少年或者青年。一字排开走在大街上,的确很拉风,有热情火辣的女孩子就拿著相机跑过来:“我替你们拍张照好不好?”

  秦朗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先笑眯眯地说:“好。”估计他也是完全出于条件反射而已。

  我和弟弟靠在一起站在中间,两个高大男人排两边,陆风手很自然地就搭上我的肩。

  一张完美的四大美男照诞生。堆在脸上的表情得以放松,陆风手滑下来碰到我的腰,我忍不住“呜”地一声哀鸣。

  “怎么,还很痛?”

  你还敢说?!!我恨不得瞪他,脸却先不争气地发红。

  他微笑著低头望著我,表情难得温柔,居然还有点宠溺的味道。

  “卡嚓!”

  吓一大跳,转头看到那女孩子笑厣如花:“PERFECT!!这张也很棒!”

  两张拍立得,我们到此为止幸福生活的唯一证明。

  双程番外之贪欢一晌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自我介绍

无能望天

Author:无能望天
荼靡花开,花事荼靡,一株佛家经典里孤独寂寞的彼岸花,荼靡的寂寞,是所有花中最持久,最深厚,也是最独特的。茶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鲜花,茶蘼花开过之后,人间再无芬芳。耽美之情,如茶靡寂寞、持久、深厚、独特…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